电脑维修中——
画布辽嘤嘤嘤

 

易驯其实学什么都很快,但是真的真的没什么好玩的天天装的普普通通,乐于当个低阶弟子,做完了该做的就扫开屋顶一片雪躺着数雪花。当初被喊去和华屈打本是让他知难而退,但是却没想到犹如天堑一样挡在面前的易驯没有打怂小破孩,下意识地边打边引导,后来进了华山也是他放了水。所以虽然华屈叫不出口,师兄算是半个师父的。后面被推荐去参加两派华山弟子的比武,华屈被推荐上了,但是真的心里很不平,大约是自己憧憬崇拜的对象(不在本人面前表现)被当做偶尔有点小聪明有点厉害的江郎才尽的弟子就很难受,于是强行和师姐说换了最后一场师兄上。当然打的对面认输。就算最后看的人少了很多,易驯压了一半实力,还是被关注到了,笑了一整天甚至被师姐修理了一下,回去被小崽子的一句“师兄果然放水了”噎得没脾气。

“又不是都像你一样挨揍,别以为师兄看不出来,你没放水?”小兔崽子脸红地辩解是掌门之前说了以和为贵,“那你还想让师兄去血虐他们啊?原来是切开黑的?”就这么一诈华屈直接说漏嘴了,也是第一次没注意到手忙脚乱表达了看不得师兄什么都不介意的样子,隐秘得自己以为是抱怨却被师兄看的明明白白。所以一开始虽然是师兄表白,表面上也是他在粘着师弟,实际上先暗恋的是华屈。要是等小崽子发现肯定跑的没影了,易驯是这么想的。

October
08
2018
 
评论
热度(1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