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维修中——
画布辽嘤嘤嘤

 

森林里有一只灰色的小兔子

有一天他贪玩忘记了回家的路

遇到一只没见过的白兔子

白色的大兔子说:

可爱的小家伙,天快下雨了

不如去我家里玩吧

蠢蠢的小灰兔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然而他没有看到这是森林那头的狼假扮的

当门板锁住,他想:

原来我是进了狼窝!

(河蟹)

一天前——

“把眼睛染红...戴上耳朵??怎么还有尾巴?”华屈往自己比划脸红了个彻底,这是易容吗?!

“怎么了,我都弄好了。”易驯大大方方地听暗香师姐的教导扮成了兔子,耳朵跟他本人一样迷之自信地冲着天,“你害羞?”

“......”选择不理他,华屈心情复杂地看了看他的耳朵,卸下了心里枷锁,扮成兔子也就是三两下的事。

“任务完成——走吧,师哥带你逛夜市玩!”易驯掂了掂银两,去摸身旁人的手,结果转眼人就,不见了?

“搞什么,害羞的话取下来不就好了。”还以为自己跟着陪他戴可以多看一会儿“小兔子”,溜得这么快。

等易驯带了些小吃小玩意回华山,他也懒得摘耳朵尾巴,他觉得自己这幅皮相只会加分,他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再说本来还想调戏屈崽自己和他哪个可爱。不过路过圆滚滚他们的时候,拿着师兄带的吃的,顺口一夸,“师兄扮兔子也不一样,是个帅气兔子!”满嘟嘟插了一句,“华屈师弟回来也没取呢,不过看起来没有师兄帅!”“笨蛋,师兄眼前的师弟肯定是可爱那一挂!”

“嗯?我去瞧瞧。”可爱是可爱,不过怎么会戴着耳朵回去?

结果进门才发现不对,人脱光了跪床上扯尾椎上....一团毛茸茸的?

“咳咳,你怎么不穿衣服?不怕着凉。”易驯把袋子放桌上,目不斜视。

结果小家伙套了裤子就冲过来扒拉自己衣服:“我怎么变不回来了!师兄你让我看看你的!”

“??你先摸,摸了给钱。”易驯笑嘻嘻地说,手却试探性地去摸他垂下的灰色兔子耳根,结果到手是温热的触觉。

“怎么回事?脱不下来了?”

(回忆结束)

“所以真的取不下来?”易驯抱着人往怀里团了团,又忍不住想摸毛茸茸的小家伙。

“我...我怎么知道就变不回来了...啊别扯!”脸红心跳地制止好像没什么用,“易驯师兄!!”

“好好乖,师兄就蹭蹭不进去。”

“.......”可是他踢不动,全身痛。

“陪你再躺会儿,师哥好吧?”

“你、你先别动手动脚..啊!”

中秋节别人吃月饼,他吃兔子,易驯想他真是赚了。

September
11
2018
 
评论
热度(1)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