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维修中——
画布辽嘤嘤嘤

 

武当醒来的时候不是在自己有10个山庄那么大的床上,不过摸起来也算是质地一般的床上,还多了个人。

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武当轻呵一声,这还是第一次我“上”别人的床,很好,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华山是冷醒的。按理说日日在龙渊里练,他好久没感受过寒冷了,迷迷糊糊睁开眼,居然是昨天碰到的醉倒的武当,用一种“我看上你了”的眼神,不知从哪里一个接一个地摸出金锭往他背上摞。什么原来是这个冷冰冰的东西吗??

哦难怪那棺材盒一样的剑匣那么重...不对关注点不是这个,华山看他还在堆,瞬间清醒过来,“你大早上往我身上摆金子是想让我羞愧致死吗!我是不会肉偿的你死心吧!”

武当脸色微妙地一变,于是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盯着华山没说话。华山也盯了他一会儿。

“你起开。”

“哦。”

武当很好奇,身为华山弟子他居然对钱财不感兴趣,于是他更加对这个华山感兴趣了,“我没钱,但我不欠你们钱,要债找我师兄师弟师妹师姐,昨晚你还欠我一宿住宿费谢谢。”华山伸手推开把心理活动写在脸上的武当,提起剑就跃向龙渊。

好一个不欠债的清新脱俗的华山!武当愣愣地望着他飞走的方向,他的飞剑绕着他嗡嗡作响:

主人你是不是看上他了!我去帮你绑回来!

主人你好像没他高啊背不动叫我!

.......闭嘴吧。武当一挥手就把这俩关进剑匣,然后继续酝酿自己的心情:师父,我找到我的道了,就是这个人我要带他回武当!

华山在龙渊里打了个喷嚏,不知道这位爷背着他干了啥。

然后他一路做课业,武当便一路跟着将聘礼挨个写在单子上递给师兄师弟师妹师姐,武当的谁不知道,都是一诺千金,这聘礼虽然没带但是礼金单子加落款,可是给足了信誉。然后整个山头就瞒着这位从不欠债的华山,做好了打包交给武当还债的打算。

华山有点懵。他做完了课业回来,整个屋子空了,只有一封信在地上,一看还有一只写意的鹤落在封底:想知道就来武当。落款是名字,前面似乎用特殊药水处理了一句话:金主武当在线等穷华山。

华山没忍住借风劲把这张纸削成了片。小矮子给我等着。

趴在屋顶的师兄师弟师妹师姐暗自握紧了拳头:耶斯,我们门派终于可以入账了!

武当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有10个山庄那么大的床上,不过摸起来算是质地上乘的床上,还多了个人。

他很惊喜:“华兄你来了!择日不如撞日我们去跟掌门提亲————”

华山提起剑横在他脖子上,一脸纠结:“你到底看上我什么啊?我改不行吗?还我家当好不好,住宿费我不收。”

武当瞄到了他背后那只手的动作,嘴一时快就报出了他心里正在算的账:

“520两银子。”

“......”

“你还我家当。”

“好像是你同门干的不是我。你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了,快跟我去见掌门。”

华山感觉跟他说话出奇的费力,手上摸着这床真的软,一翻身就骨碌碌躺到离这个脑子有病的武当50丈远,“你给我师兄师弟师妹师姐灌了什么迷魂汤,他们为了钱就可以出卖这么正直帅气兢兢业业的我吗?”

武当也跟着骨碌碌翻过来贴到他身边,抓起他的手含情脉脉地说,“是的,就是价值一座山头的礼金。”

“......”什么我值这么多钱?

“你知不知道我不是弯的。我喜欢妹子。”华山挣开他的手,望着他直接写着“跟我成为道侣吧”的黑亮亮的眼睛,忍不住弹了一个响蹦,“听话去找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妹妹,哥哥我自己回去。”

华山翻身一个轻功飞了小半个时辰,身后没跟着那小傻子有点如释负重又怪怪的。然后他又飞了小半个时辰看到了正在等他的武当:阴魂不散。

“我这里各处都设了驿站,下次可以不用自己飞。”武当顶着红红的额头看着华山,半天就憋了这一句话。

“不要钱吗?”华山抱剑,心里不动声色地骂了自己一句蠢蛋,哎哟心痛我的气力值。

“你跟我就好了不要钱,我把我家地图给你你一定看的明白。”武当说着就在身上翻找,然后背上的剑匣一开,几把把飞剑吱吱哇哇地叫,“我们已经给华山了!”“主人你还缺不缺我带了!”

华山扬了扬手里的纸,“你家的‘地契’归我了哦?”

武当兀自把飞剑往剑匣里收,到底是第一次红了脸:那上面明明就自己瞎画的小地图,不过背后签了自己大名罢了。

June
26
2018
 
评论
© 🐱🌸🌸 | Powered by LOFTER